返回

天官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0章 搜寻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一只脑袋从帐篷帘门探出来,四下张望一番,随后向身后的人招招手,七八个人从帐篷里鱼贯而出,旋即分成三波,向三个不同方向遁去。www.qdian.me

呼呼!

幽仙谷里刮起了微风,但是因为谷口特殊狭口结构,外面的风再小,只要吹进来,都会变成呼呼声。

一道黑影落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紧接着又有两道身影落了下来。

“吴长老,你们吴家的人被关在哪?”

岳跃传音入密,尽管有风声做掩护,但是常年在江湖上闯荡的他,知道任何时候都得小心,阴沟里翻船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

“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得好好找找。”

吴彤眉头深皱,如果不能尽快确定吴家子弟的位置所在,等到被人发现看守他们的守卫全被干掉,而他们又全部消失不见,到时候将整个幽仙谷封锁,他们的计划就白费了。

说话间,吴彤取出数颗灵晶石,两指快速在虚空刻画起法阵,随后将那几颗灵晶石往虚空一丢,灵晶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微亮的光盘。

岳跃和云菲好奇地看去,只见那光盘的图案竟然与幽仙谷的地形平面图完全一致。

“这是什么手段?”岳跃好奇问道。

“我吴家开发了一种寻踪定位的法阵,利用感应法阵和需要被定位者身上的呼遥法阵相互之间产生一致的震动,二者就能连接上。在感应法阵上,就能够显示被定位者的位置,不过还不是很成熟,目前只能定位方圆十里范围,等到这个法阵开发完全,就算是相隔千里,也能通过法阵快速定位目标。”

“此次进入秘境的吴家之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块呼遥法阵阵盘,和普通腰牌大小差不多。我现在架起感应法阵,就能定位他们的位置。”

吴彤开口解释,若是余天一在此,他肯定会非常惊讶,吴家居然开发出类似于全球定位系统的法阵,虽然还没做到全球定位,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

“开!”

一声轻喝,吴彤凌空书写了一道阵纹,阵纹融入光盘,光盘渐渐起了变化。

只见光盘表面光芒暗淡下去,又有一小团相对明亮的位置凸显出来,若是仔细看,那一小团明亮位置那是由数十个小亮点组成。

“他们在幽仙谷深处的幽仙洞里,有些棘手。”

吴彤低声说道,岳跃点点头,他先前来幽仙谷的时间也不算短,对于幽仙谷的地形摸的相当清楚,自然知道幽仙洞。

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总归要先把退路早好,有备无患。

“啪!”

吴彤解开法阵,也不用多说,直接施展身法,悄悄往幽仙洞摸去,岳跃、云菲二人紧随其后。

而肖齐三人与陈十一就没那么好运了,从帐篷里出来不久,就遇到了一队四人巡逻武者,以雷霆之势灭掉四人后,换上了那几人的衣服。不过他们可不敢以易容功变换成被干掉几人的模样,若是碰见熟悉的人,非常容易露馅。

四人装作巡逻小队,在整个幽仙谷内转悠了老半天,也没见着黑衣卫剩下的几人被关在哪。

“该不会是和吴家的人关在一起吧?”周云龙悄声说道,“分散看管,所需要的人力物力都会翻倍。”

陈十一点点头,这种可能性极高。

“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陈十一说道。

“哪里?”

“幽仙洞。”

四人再次装作巡逻队,悄悄改变了方向,只是还没走出多远,便听到后面有人叫道。

“哎哎,换班了,你们去休息。”

只见又有四人迎了上来,与他们所穿的服饰一模一样,陈十一没认出这是哪个宗门或是家族的衣服,肖齐他们就更不知道了。

暗道一声晦气,陈十一四人只得停下脚步,不过并未转身。

四人余光互相瞥瞥,确认了眼神,旋即转过身,反朝那四人走去。

“咦,朋友,你们面生的很呐,新来的?”为首一名尖嘴猴腮的青年,见他们四人似乎没见过,不由好奇打量。

“我们不是新来的,不过见你们也面生的很,似乎咱们没怎么见过面啊。”

周云龙上前一步,跳动的篝火印的他脸色微微有些发灰,正好他上前一步,整张脸又落入一处阴影中,更加让人看不清。

至于另外三人,同样跨步上前,与周云龙站成一条线。

“哦。”

尖嘴猴腮青年挑着眉点点头,只是手却不由自主地向腰间的剑柄摸去。

哧!

四人再次同时出手,手中短剑瞬间划破了三人的咽喉,陈十一却失手了,手中剑只是划破了那人咽喉部位的表皮,并未形成致命伤。

“你们是!”

只是那人话还没说完,肖齐三人便如恶虎扑食一般,瞬间杀至,徐银清封住其后路,周云龙、肖齐则是攻其左右。

陈十一速度不慢,就在那人将要高呼之际,果断拔出长剑,直接欺身一剑,洞穿其咽喉。

“好险。”

四人皆惊的背后冷汗直冒,陈十一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另外三人挤出一丝笑容。他看起来年龄蛮大,实际上也就比余天一大几岁而已,身体五官的成熟不代表心理的成熟。陈十一的江湖经验比起肖齐三人,依然差了一大截。

肖齐他们也不好责怪陈十一,因为他们也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对手击杀。

快速处理好四具尸体,四人再次装作巡逻,往幽仙洞慢慢靠去。

封拓水以及马相旭二人则是站在一个帐篷里,里面还有三名正道盟的长老,这三人也是平时和他二人关系相对不错的,别人不一定能够争取到,若是他们加把劲,也不无能将他们拉回来的可能。

“二位虽然贵为曾经的带队长老,只是二位的所作所为,老夫确实不能苟同。”

为首的一名方脸小眼老者,正是这三人小团体的话事人,有什么事,只要能将他说服了,另外两个也绝对没有意见。

“璩老,别人不相信我俩,你还不相信?你我相识一百多年,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