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锦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七章 书香涤月影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fdz)【再等等我哦,谢谢大家!】

“大公子要看个账而已,有何难的?”

小正眉眼一瞪,稍显稚嫩的脸上流露出几许严肃,斥道:“难道这赣州分堂,就不姓苏,姓别的?”

“诶,这小兄弟,话哪儿能这样说呢!可使不得。”

马三也是冷汗涔涔,勉力维持僵笑,说道:“汴州数十家苏家分堂,可都姓苏,这是没跑儿的!”

情真意切地说罢,马三又面露难色,声音嗫嚅了些:“就是这账本嘛……确实小的拿不出。”

马三此刻确实在心里怪自己眼皮子浅,堂主给分配了个差事,就巴巴地来了,以为自己是被重用,殊不知却是跌进了个大坑里。

苏家在汴州各州皆有分堂,大多数是由苏家子弟自己掌管着,堂主也都姓苏。

但在苏家生意发展的过程里,也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

当年苏家还没有这么大的排面时,有些州县原本就有地头蛇一类的商贾,赣州便是这其中之一。

赣州历来民生富裕,早就形成了固有的经商阵营和势力分布,苏家作为远在汴州的世族,很难轻易将其吞噬。

所以苏家当时的家主并没有选择直接打压当地商贾,而是采用迂回战术,先逐渐渗透当地商业,影响到了一批商贾的日常经营。

等这些当地商贾不堪其扰时,在恰当的时机,苏家提出建议,将原本用来干扰当地经营的资源作为筹码,邀请当地商贾谈判。

谈判的内容便是,苏家可以不再干涉当地经营,这些航运、人力、财力也可以作为当地商贾的助力,但条件是需要当地商贾推举代表,作为分堂挂靠在苏家名下。

这一提议,当时可以说是举州哗然。那些商贾最初自然不愿意,地头蛇做得舒服,谁也不想变成一个外地世家的分号,所以局势僵持不下。

苏家也不急恼,只提了建议,而后便安静等待答复。

随着时间推移,那几个大的当地商贾尚且能撑得住,但实力稍弱的商人却经不住苏家抢生意,利润缩减了不少。甚至再差些的,已经濒临关张了。

再加上苏家把握人心的好手腕,慢慢的,便有些撑不住的商人态度摇摆起来。

毕竟如果他们倒下了,那些大户可不会管他们。生意怎么都是做,只要能赚到银子便是。

都是给人当虾兵蟹将的,跟着苏家赚钱,或者是跟着当地大户赚钱,又有什么区别。

一个人心活络了,紧跟着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这些实力稍弱的商贾平常不怎么有话语权,但当大部分人集合起来,背后又有势力撑腰时,嗓门便也大了许多。

当地那两三家实力最强的商贾面对这等阵势,也只能咬碎牙齿和血吞,相当于被孤立了,再也没有了一呼百应的影响力。

最后,当地商贾也是念了丝旧情,推选出原本实力最强的姜家做苏家分堂堂主,也就是现在去了皖州的这位姜堂主的祖上。

后来这些商贾有了苏家的助力,确实生意水涨船高,渐渐有更多的人息了反苏的心思。

但唯独姜家,可以说,大家谁都看不明白,但又好像明白,这家人到底如何做想。

那日遇袭魅魂初时赶来,是想去协助玄王,却因为一声命令,折返回顾锦宁身边。仅因那一次,顾锦宁便信任起这个人。

只怪她以前对玄王有诸多误解,玄王已明白向她讲过,她身边的人都是他派来保护她的,她却始终不信,非要亲眼见过感受过才会相信。

不过,虽然顾锦宁对玄王没了芥蒂,但对那个影卫嘛……

顾锦宁心说,瞒着我这么久,现在当然要反过来调侃几下,否则不是白被骗了那么几次?

魅魂自然也看到顾锦宁脸上的微笑,偏生他只能忍着郁气,一点都不能泄露出自己的情绪和动静。

除非有事禀告,或者主人召唤,否则影卫不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必须假装自己不存在。

而且,魅魂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隔空喊话的传信任务……

魅魂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影卫还能这样用?真当厉害,不愧是王爷看上的小姑娘!

顾锦宁笑盈盈地出了府,片刻后,马车停在书院门口。

依旧是那张门匾,不过这次在门匾下等着的书童,却是顾锦宁熟悉的人。

“小正?”顾锦宁微怔,随后扬起微笑。

只见去年那个瘦小褴褛的小男孩,今年已长好许多,穿着像模像样的书童衣衫,眉眼中也多了几分明亮。

“顾小姐,大公子在里面等您,请您随小正来。”

小正恭敬行礼,姿势也极流畅标准,再也不是那个逢人便跪的小男孩。

只有他抬起头时,望向顾锦宁的那双眸子,其中仍闪耀着见到故人的喜悦激动。

顾锦宁颔首回应,而后跟着小正进了书院。

“你在此处,生活得可好?”顾锦宁忍不住关心问道。

“回顾小姐,大公子待我极好,如今我已成为公子的贴身书童,每日伴着公子能学到不少东西。”

小正眼角弯起,露出灿烂明媚的笑容,继续说道:“小正此生最幸运的事,便是遇到了顾小姐您,而后又遇到了大公子。”

看着小正如今已完全换了模样,且处处都显得生机勃勃,顾锦宁也觉颇为欣慰,便浅笑着说道:“你确实幸运,但这份幸运并非因为旁人,而是因为你自己。”

如果不是小正能自己醒悟,愿意投入苏慕白门下,而不是去做小偷小摸,或者是去大户人家做小厮图个安稳,哪怕是再好的际遇,到他面前也未必有用。

所以顾锦宁才说,一切都是因为小正自己,并不是因为她的关系。

小正看了顾锦宁一眼,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还是那方竹林小径,还是春日阳光浅淡,行走在书院中,身边花草树木皆未变,然而人心中所想却早已不同往日。

顾锦宁与小正寒暄片刻,渐行至那个熟悉的小院前,正是当时顾锦宁来为苏慕白治腿疾的地方。

如今苏慕白倒不是坐在木轮椅中,而是立在春风里笑望顾锦宁。

一袭白衣,随风飘起,男子眉眼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